中华商业信息网 arrow 市场考察 arrow 商界风云之市场转换出局 或将后会无期
商界风云之市场转换出局 或将后会无期
2014-12-30    



       “每一次告别,最好用力一点。多看一眼,可能是最后一眼。”这是今年上映的韩寒电影《后会无期》中的一段独白。
  在商业经济中,由于政策的变化、市场的转换,很多行业无法避免阵痛起伏。比如今年视频行业政策收紧,很多公司日子都开始不好过,“宅男神器”快播更是因为触犯法律整个公司被查封。当然更惨的是诺基亚,在今年被微软彻底放弃。曾经如日中天的品牌或产品,如果不能适应市场转换,很可能就此出局,挥手作别之后便是后会无期。
  □行业1
  高端餐饮白酒
  辉煌不再寒冬继续
  朋友圈有这样一个笑话:年底单位体检报告显示,不少员工以前的“三高”(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症状消失,身体健康状况得到好转。
  无从考证笑话的真假,但是国家反腐利剑确实刺痛曾经野蛮生长的两大行业——高端餐饮和高端白酒。自2012年底至今,在寒冬中苦苦挣扎了两年的高端餐饮企业一直在积极寻求转型之路,但市场依旧疲软,行业景气度仍然堪忧。
  最先发出转型信号的是湘鄂情,最先倒下的也是湘鄂情,酒楼巨亏,转型基本告败,高管大片离职,商标也被贱卖。净雅、顺峰、美林阁,曾经觥筹交错的场所、曾经信心满满要奔赴资本市场,如今人迹罕至,折戟IPO(首次公开募股);尽管都想做大众餐饮,但是高昂的租金,不菲的人工成本,让转型路上困难重重,关店已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另一家A股上市的全聚德虽为国企,也在转型的路上艰难跋涉。
  值得注意的是,处于低谷、被挤掉了泡沫的餐饮行业此时却大受投资者青睐并抄底进入。不仅联想控股旗下的弘毅投资收购重庆佳永小天鹅餐饮,欧洲最大私募基金CVC、路易威登集团旗下的私募股权基金等也纷纷选择国内品牌餐饮企业进行收购。
  公款“大吃”禁止了,“大喝”也就没了市场。曾骄傲地反问“三公消费不喝茅台你说喝什么”的贵州茅台不仅价格腰斩,而且首次出现年度产销下滑;五粮液、水井坊、泸州老窖等知名高端白酒无一幸免。今年前三季,16家白酒上市公司,仅拥有牛栏山二锅头的顺鑫农业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实现双增长,水井坊、酒鬼酒明年戴上ST的帽子已是必然。
  “现在还没到谷底。”五粮液集团董事长唐桥表示;“明年比今年更难。”泸州老窖也这样表示。悲观的预测可见寒冬还在继续,然而互联网白酒却已蠢蠢欲动,酒仙网这样的酒类电商春天已经来临。曾经一酒难求甚至要靠批条抢购的茅台在年终终于妥协,称未来电商将是白酒销售的重要渠道。“白酒一哥”临危破局勇气可嘉,然而即便如此,中国白酒过去10年的黄金时代怕是永远后会无期了。
  ■样本
  俏江南
  上市未成被迫卖股
  在中国,有些企业能上市却不选择上市,而有些企业极力想上市而不得,张兰的俏江南无疑属于后者。张兰更没想到的是,在高端餐饮一片寒流之际,不仅上不了市,最终还走到了被迫卖股的地步。
  从2008年引入鼎晖2亿元资金开始合作,上市就成为张兰与鼎晖共同奋斗的目标。不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双方签署了“对赌协议”:如果非鼎晖方面原因造成俏江南无法在2012年年底上市,那么鼎晖有权以回购方式退出俏江南。
  2012年1月证监会披露的终止审查企业名单中,俏江南赫然在列。“引进鼎晖是俏江南最大的失误,毫无意义。”尽管张兰公开表达了对鼎晖的不满,但是梦断A股的俏江南还是迅速转战H股,为此,张兰还悄然放弃中国国籍。
  遗憾的是,2012年底,俏江南再次失约。随后俏江南虽称已通过了港交所的上市聆讯,但是随着国家反腐倡廉行动的深入,高端餐饮备受打击,俏江南上市计划已是遥遥无期,急于变现回报的鼎晖投资不愿意再继续等待了。
  今年4月底,私募基金CVC单方面宣布收购俏江南69%的股权。自称在被收购的事情上“没有任何发言权”的张兰确实已无发言权,被外资抄底收购的资金都未对外披露。现在看来,极有可能是为保障自己利益的鼎晖单方面实施对赌协议,出售了俏江南的控股权。张兰只能做出让人感慨万千的发言词:“作为品牌创始人,我对俏江南有着很深的感情,但是我真诚相信这一合伙关系将在后面的日子,带给俏江南一个光明的未来。”只是,目前已放下身段卖盒饭自救的俏江南,上市之路上还能后会有期吗?
  □行业2
  手机
  老兵凋零卖身求存
  手机江湖热闹而又残酷,这里没有“敬老”的传统,一旦走错甚至仅仅是走慢几步,就很可能被汹涌而至的后来者“拍死在沙滩上”。今年的手机江湖,就上演着一幕幕老兵凋零的苦情戏码。
  在手机厂商中,论资历之老,首推摩托罗拉,这个造出世界上第一部手机的厂商却是最早陷入困境的。2012年就被谷歌收购的摩托罗拉移动,在专利价值被搜刮一番后,今年年初又被谷歌转手卖给了联想。在宣布收购完成的发布会上,记者看到了联想董事长杨元庆脸上掩饰不住的兴奋,与谷歌不同,联想是真的想让摩托罗拉的品牌重振,因此虽然曾经的行业巨头如今落得被人卖来卖去的境地,可毕竟还是留下了东山再起的念想。
  在手机厂商中,论业绩之辉煌,当数诺基亚。连续15年占据全球手机市场份额第一的宝座,这已经不仅仅是辉煌了,简直就是奇迹。可是短短两三年的时间,曾经不可一世的诺基亚手机在今年4月份被微软收购,如今更是连品牌都被微软放弃,让人只剩唏嘘不已。
  在手机厂商中,最有个性的要算黑莓。在苹果大火之前,用黑莓的人绝对最有范儿。然而如今的黑莓,早就深陷亏损的泥潭,虽然没有被其他厂商收购,但这似乎更糟——这成了一个卖都卖不出去的包袱。
  老兵渐渐凋零,如今的三星、苹果以及不可胜数的中国企业,谁能成就新的传奇,还无法断言。很多人还是希望看到,曾经留下无数佳话的老兵们,能够浴火重生。
  ■样本
  诺基亚
  生于木材败于“木马”
  最初的诺基亚是一家靠木浆造纸的工厂,后来还生产过橡胶,可它被人所熟知乃至成为一家伟大公司的,是手机。
  从1996年开始,诺基亚成为全球手机市场的老大,而且一当就是15年,至今历史上销量前十的手机型号中,仍然有九个都是诺基亚的手机,这一纪录不仅空前,而且很有可能绝后。
  然而就是这样一家看似无比强大的企业,却在短短两三年间盛极而衰,很快走到了被微软收购的境地。很多人都认为,这个过程当中,从微软跳槽到诺基亚担任CEO,又带着诺基亚的手机业务重返微软的史蒂芬·埃洛普“厥功至伟”,他生动地演绎了“木马屠城”的古老计谋。
  平心而论,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埃洛普一个人都不足以摧毁一家如此伟大的公司,诺基亚的衰落,市场环境、对手崛起、决策失误都是很关键的原因。
  令人遗憾的是,今年完成了对诺基亚手机业务收购的微软并不怎么在意“诺基亚”这个品牌,很快就在其新品上去掉了诺基亚的名称和LOGO。
  其实诺基亚并没有死去,这家公司在出售了手机业务后转型成了电信网络设备企业,并且因为出售了亏损的业务,业绩表现比之前更好了,只是这样的诺基亚并不是大众心目中的诺基亚。
  一个好消息是,诺基亚不久前放出风来,未来可能通过品牌授权的方式重新回到手机市场。说白了,就是诺基亚自己不做手机,但允许其他厂商生产使用“诺基亚”牌子的手机。只是,这样的“诺基亚”手机还是给很多人留下各种记忆的诺基亚吗?那个可以用来砸核桃的诺基亚,恐怕真的要后会无期了。
  □人物
  王欣 走错一步后会无期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回顾2014年,王欣无疑是互联网CEO中最悲情的一位。学计算机出身、痴迷产品的他一手让快播成为迅猛成长的创业公司,但身负盗版和色情两大原罪的快播最终让他身陷囹圄,倒在了通向优秀企业家的道路上。
  说起来,王欣颇有IT工程师的典型特征,出身草根、拥有技术天赋、思维敏捷、独立,固执还带有些理想主义情结,但是欠缺成熟的商业头脑和战略眼光。以产品经理自居的他为人随和,说起话来一口湘普听起来也十分掏心掏肺。事实上,抛开原罪不谈,单从产品上看,用P2P技术开发的QVOD流媒体点播系统就抓住了中小电影站的痛点,并牢牢抓住了很大一部分网民的刚需,单从这一点上说,这位技术大咖也还是有让人佩服之处。
  实际上,王欣有过率领快播弃暗投明的机会,但这位掌舵者习惯了互联网的成功捷径,在利益面前对已知风险存侥幸心理,最终导致快播“洗白”已晚。也许是嗅到“扫黄打非”专项行动的火药味,在快播出事的前一个星期,王欣就高调宣布从技术转型正版内容,并因病久留香港。但计划没赶上变化,警方对王欣和快播的调查也并没有因为转型结束,最终王欣也因快播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不知当年王欣在深圳出租屋里“憋大招”进行软件研发时有没有想过,自己未来一天会被贴上“逃往境外110天后被抓捕归案”的标签并得在冰冷的监狱中度过无数个日日夜夜。如今,王欣给多数人留下的印象,停留在接受央视采访时的哽咽以及流泪忏悔:“监管不力可能影响一代人”、“技术公司如果只有强大的技术而没有好口碑,就算做再大也不会长久。”而王欣的朋友圈更新也停留在他分享的最后一首歌曲《领悟》。悲情之余,也着实令人唏嘘。
  孟凯 爱情见证挥泪贱卖
  1996年在蛇口以4张桌子卖快餐起家,最终将湘鄂情送上A股中国民营餐饮第一家,孟凯用了13年时间,只是后来的湘鄂情成为公款高端消费的代名词。那些年,作为大股东的孟凯没少赚钱。单说2011年,湘鄂情全国23家门店净赚1.59亿元,开在各部委周边的西单、月坛、定慧寺、中轴路4家店净利就达到1.03亿元。
  然而,2012年底一场史无前例的反三公消费,使湘鄂情失去了生存根基,当时湘鄂情宣布改走大众路线。去年大亏5.64亿元的结果让孟凯决定彻底转型,先是以并购方式先后涉足环保、影视领域;后又高调宣布剥离餐饮业,增发几十亿元拓展互联网业务,公司更名中科云网。
  轰轰烈烈的大手笔换来的却是岌岌可危的处境:中科云网2012年发行的公司债面临兑付危机;公司及其本人都因涉嫌证券违法违规行为被证监会立案调查,非公开发行股票也被暂停。孟凯到国外去卖资产救急,并自称“挥泪”以2.3亿元卖掉了湘鄂情商标。要知道,这个商标可是孟凯夫妻二人爱情的见证:孟凯是湖北人,妻子是湖南人。
  如今只剩8家店的中科云网预计今年将亏损1.8亿-1.9亿元,餐饮回天无力,重组转型暂告失败,变卖资产若能保障今年全年盈利,走投无路的孟凯卖掉爱情见证或许能自保一时避免被ST,但中科云网仍是前途未卜。可悲可叹的是,回想两年前,接受记者采访的孟凯曾信誓旦旦说:“我想将来无论怎样,我还是会一直坚守餐饮食品这个老本行。”而如今,被外界质疑“见异思迁、异想天开”的孟凯则感慨道:“做餐饮是做到头了!”曾经的湘鄂情将是云水之遥,相见无期。
  □行业3
  视频
  监管加码弱者退场
  回望刚过去的2014年,政府不断加码行业管控,视频行业如同一个刀刀见血的战场,变化迅速而残酷。也正是这样,在历经波折之后,网络视频行业也被迫摆脱草莽野蛮生长时期,走向了更加从容的成熟阶段。
  反盗版成为了今年的一大主题。在剑网2014、扫黄打非等系列专项行动下,一大批中小型盗版视频分享网站被痛下杀手,77免费电影、人人影视、快播等一系列网站集体阵亡,快播更是被开出2.6亿元的“互联网史上最贵罚单”。在反盗版的口号愈喊愈响亮的背景下,甚至连“90后”、“00后”最爱的弹幕网站哔哩哔哩也因版权纠纷被七家网站推上了被告席。
  这一年,互联网电视遭到“史上最严厉监管”,广电总局接连下发最严OTT(通过互联网向用户提供各种应用服务)整改令。去年被炒得大热的互联网电视和OTT盒子概念也受政策影响有所降温。新规之下,视频网站要想在互联网电视播放上获得权限,必须将内容接入拥有牌照的内容平台,而不能以单独的电视端APP的形式出现。于是自8月起,包括优酷XL版、土豆XL版、银河(爱奇艺)、PPTVPAD版、搜狐Max、乐视网、凤凰视频等在内的视频网站TV版APP集体下架,视频网站在客厅入口争夺战上步伐开始放缓,转而与牌照方合作寻求更加稳妥的打法。而一向以“电视行业颠覆者”形象出现的乐视网,也几度成为这场风暴的中心。今年7月,乐视遭广电总局点名批评,乐视盒子也因违规被要求整改,目前仍未恢复销售,这也让乐视股价连续暴跌,当时连续两个交易日内市值损失达到63亿元。
  也正是这一年,视频行业正规军肉搏战加剧,排名靠后的视频网站也开始掉队。原本是国内视频网站先行者之一的56网最终以1290万美元的价格贱卖给了搜狐,与2011年IPO失败下嫁给人人那时相比,估值缩水了近6倍。而与56网一同走上衰落之路的还有盛大旗下酷6,虽然早已更换过多任CEO,但历经多年酷6仍然长期亏损,营收规模不及一线公司的4%,最终无奈被盛大转手给一家不太出名的科技公司。
  而在弱者被挤出市场后,第一梯队更加意气风发,随着优酷土豆找到阿里这个大金主,霸道任性的“BAT”三巨头全部入场,开始垄断视频入口,在发力自制、买版权、打通产业链上下游上,花钱从不手软,“影视制作+视频平台+硬件终端”的纵向全产业链模式,也成为BAT(百度、阿里、腾讯)布局的目标。展望2015年,随着广电总局重申网上境外影视剧管理规定,无证境外剧不许网播。在海外剧的引进规模出现下降后,可以预料到的是,行业间竞争将进一步加剧,谁能笑到最后,我们拭目以待。
  ■样本
  快播
  涉黄侵权走到尽头
  高管团队被抓、创始人海外逃亡遭捕、员工遣散、公司被开出2.6亿元天价罚单……快播的结局令人扼腕。从曾经的国民软件、宅男福利集中营走向这般结局,这一路只花了不到七年的时间。
  回想起来,2011年快播还是视频行业最大的“黑马”。按照当时快播自己公布的数据,2011年底其周活跃用户数高达两亿,就用户规模而言已跻身视频业第一梯队,与当时国内视频网站领头羊优酷旗鼓相当,数十万电影类视频网站依赖快播视频播放器生长、壮大。
  不过,由于快播使用的P2P技术(能让用户一边在线观看视频一边进行下载)可以使用网站极少的资源为用户提供各种影片,快播也因此成为男男女女们观看“涉黄”、“盗版”内容的首选,用户在快播上只需搜索电影、点开网站就可实现快速播放。2012年,快播安装量已经超过3亿,比照当时5.64亿的中国网民数量来看,也就是说每两个人里就有一个人装有快播。与盗版和情色电影共生的快播虽然危机四伏,但尚安全,直到2014年。
  实际上,通过灰色地带起家迅速积累用户,然后再转向正规化运营“洗白”,是中国互联网这些年来屡见不鲜的“巧妙”招数。快播虽有酝酿洗白,但一直缺乏“断臂求生”的决心和动力。最终,悬在快播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落下,靠打网络色情“擦边球”而风光一时的“快播模式”注定走到了尽头。今年4月,警方突访快播深圳总部,同一天,快播创始人王欣失联。随后,快播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被吊销,并遭受2.6亿巨额罚款,王欣在逃往境外110天后终被抓捕归案。
  快播的“陨落”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国内网络视频行业在经过多轮大战后,开始从野蛮争战步入有序竞争的状态,正版内容的竞争将成为网络视频的大势所趋。还没来得及好好道别,快播就已经离开了我们,徒留竞争者们满满的对内容的敬畏.

 
 
 
                                                                  京华时报

更新于2016-06-28 14:23:25
更新于2015-04-29 15:04:53
更新于2016-12-06 16:28:44
更新于2014-06-13 09:53:13